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业界名博 >> 正文

台积电南京扩产之争是争什么?

2021年6月25日 16:39  中电通信网  

台积电南京扩产引起了广泛争论,此事我最初站出来发表反对意见,是基于这几十年芯片产业发展和国家芯片战略,深深感到这次扩产,不是简单的扩充产能,而是一场残酷的芯片大战的提前布局。我个人的反对意见,是希望大陆有关方面,尤其是发改委、商务部、工信部等部门引起警惕,对于这样扩产,我们也要有应对措施。本来我以为以我个人之力,能否达到较好的效果,我还是并不清楚。

但是我的意见出来,立即在台湾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无论是蓝绿都站出来攻击和反对我,相信这是触动了他们的敏感神经,如果大陆在芯片制造领域扼住了台湾脖子,台独力量长期以来的凭借的“护国神山”就会崩塌,这将对台独无论是信心还是实际支持上都是重大打击。台湾方面的反应之激烈,远远超出我的意料。

当然这种反应也是很大程度上帮助了我,让社会关注此事,我也看到相关部门的领导和研究人员在关注此事。相信对于台积电在大陆的布局,相关部门会有更多的关注,也会出台各种办法应对。

这个过程中,有一些远离这个产业的科普党站出来,支持台积电在南京扩产,形成了一定的影响,相信这些软弱和幼稚的小知识分子的梦想,不会成为政府部门决策的依据,但是在广大网民中还是一定影响,我想我有必要说说,这场争论,实质上争的是什么?

一、芯片不是普通消费品而是国家战略物资

我们大家都知道,一个社会有多种商品,有一些商品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它是战略物资,会影响一个国家的生存与发展,所以必须要用战略的思维来看,也要用战略思维来保证。比如粮食、种子、石油、核燃料。芯片同样也是这样的战略物资。

我们人类正在进入一个智能的时代,这个智能时代就是经过数字化、网络化发展而来,一切信息的存储、流动都需要芯片来支持。今天我们从交通、能源、通信的各个环节都离不开芯片,芯片已经是社会生活中各个方面离不开发的基础产品。多年以来,芯片早已经超过石油,成为我国第一大进口商品,2019年,我国进口的芯片价值3000亿美元,2020年,我们进口的芯片价值3500亿美元。

芯片不仅是使用广泛,是我们第一大进口商品,更重要的是芯片也已经成为美国打击中国经济,扼阻中国发展的重要手段。

对于中国在通信业取得领先地位,华为、中兴在4G、5G领先世界,美国在技术和产品能力上无法追赶,就采用了通过芯片控制的方式来打击我们,中兴被制裁,一个成功的企业被瞬间击倒,我们不得不接受了屈辱的条件,才勉强让其生存。制裁华为,虽然华为有了较强的抗打击能力,也提前做了应对,但是也承受了较大的损失。如果不是美国制裁,华为手机做到全球第一指日可待,但是因为缺芯,现在华为手机掉出了全球前5,而市场绝大部分为苹果收割。

为了巩固在芯片领域的垄断地位,保证战略上可以压制中国芯片企业,美国联合全世界64家芯片相关企业,组成联盟,打算拨款500亿美元支持芯片产业链发展,形成压制中国芯片产业的能力。这些企业除了美国企业,还包括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的企业,台积电成为其中有较大代表性的企业,在美国要求下,它已经启动在美国亚里桑那洲建立新的5nm的生产线的建设。美国正在形成一个强大联盟,全面打击中国芯片领域的发展,维持其在芯片领域的战略主导地位。配合美国大战略的一个重要企业就是台积电。

芯片不是一般性产品,美国早就不用市场化了,台湾当局更是把芯片产业当作“护国神山”,从政策、资金、司法上支持台湾产业的发展,帮助追杀“叛将”,打击竞争对手。我们还用市场化、竞争来看芯片产业,这就是愚蠢。

二、芯片产业今天弱势是缺少国家战略的结果

今天我们在芯片领域被动挨打的局面是长期以来缺少国家战略造成的恶果。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需要做的事太多了,政府部门关注的领域也太多,芯片因为技术要求高,投入大,而且在20年以前相关部门没有预想到我们能在技术和能力上迅速追赶上世界强国。同时因为当时我们还较弱,美国并没有把我们当作竞争对手,通过芯片来压制我们,我们可以按照市场规则购买到芯片。因此,虽然社会上也认为芯片产业很重要,实质上国家从来没有一个芯片战略,在芯片领域的投资很少,而芯片产业的规划、支持、投入非常不足,这才造成今天通过芯片可以一拳击倒我们的一个大企业。

因为没有国家战略,没有一个部门负责协调、推动芯片产业的发展,投入资金严重不足,这才造成2000年左右,陈进这样的专业芯片人才回国创业,得不到任何资金支持,为了拿到更多资金,只用几百万元资金就做出了两款芯片,在展示时为了表示这个芯片会有更好的能力,用了别人的芯片做展示。陈进不是大学老师,靠这个评教授,他得到的资金都投入到新一轮芯片研发,包括马斯克都会用虚假的项目来融资,陈进仅仅在展示时使用了假芯片,结果被社会舆论扼杀,其后15年,中国有关部门谈芯片就色变,一说芯片就是造假,芯片研发项目投入受到严格控制,而生产制造就是自生自灭。

芯片设计领域一直到TD-SCDMA标准要商业化,世界巨头想通过不参与产业化将其扼杀在摇篮中,中国不得不自己设计芯片,这才有联芯、凯明、展讯等企业出现,中兴的下属企业中兴微电子、华为的海思参与,渐渐开始积累了芯片设计能力,培育了最初芯片研发的人才。再到海思大举进入手机芯片领域,用几年的时间做到了世界顶级水平,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中国企业要在芯片业有所作为,其实只要努力做,没有做不到的。

芯片制造基本上也没有全面的战略和决心,除上海市在这个领域做了一些投入,没有国家工程,没有国家重点项目。更没有战略规划把协调芯片设计和制造,形成一个有竞争力的产业链。进入这个产业的企业,都是因为得不到较好的支持,很长时间在资金、市场各个方面都非常缺乏,苦苦挣扎。这也是今天在芯片面临卡脖子,我们需要加快发展时,发现困难重重。我们面对这些困难,不是认为有困难我们就投降了,而是应该看到困难,克服困难,解决问题。

我们也同意,没有把芯片发展作为一个重点,是因为经济发展中有太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当时芯片似乎并不是最急迫的问题,但是因为没有在这个领域做充分布局,也为今天芯片被卡脖子埋下了隐患。

三、台积电是怎么成功的给我们的借鉴

无疑台积电是目前世界上最为成功的芯片制造企业,它不仅是一个成功的企业,甚至成为台湾地区经济增长的动力,也为成为台湾安全的重要屏障,被台湾某些势力称为“护国神山”。这个企业从成立第一天,就不是一个纯市场化的普通企业,而是得到台湾当局大力支持,才用30多年发展成为世界芯片业有代表性的企业。

台积电的成立和发展和张忠谋个人有很大关系,他的技术背景,行业经验,在行业的人脉关系非常重要,同时他也看到了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一个巨大的转折,就是IDM的方式过重,大量的芯片设计企业无法完成制造,只有少数IDM公司完成从设计到制造,这大大限制了芯片产业的发展,因此,他选择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就是自己不做芯片设计,不做芯片品牌,只为芯片设计企业代工。这是创建了一个全新的芯片生产的模式。这个模式适应了产业的发展。但是张忠谋的成功,绝不仅是这个模式,而是多种能力的促成,他得到台湾当局的大力支持,是一个重要原因。

张忠谋1985年应邀出任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院长,这个职务相当于大陆的科学院院长,拥有很大权力,也拥有很多的资源整合能力。1986年,张忠谋在担任工研院院长的同时,成立了台湾集成电路制造公司,在1987年,这个公司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最初创立时,从办公场所到人员,都使用工研院的资源,大大降低了成本。更为重要的是,台积电成立最初的资本是台湾当局出资1亿美元,“国家开发基金”占股48.3%,为第一大股东,荷兰飞利浦占27.5%,台塑等7家私人企业占24.2%。台积电上市后,“国家开发基金”逐步退出,到2001年持股12.1%,依然是第二大股东。

台积电的成功虽然和张忠谋的能力、人脉有关,也与他看清了半导体产业发展方向有关,而台湾当局的支持和推动也起了巨大作用,很大程度上这有点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意思,把大量的资源用来支持台积电的发展,这才让台湾的芯片产业从80年代非常薄弱,无法和世界主流相比,到了2015年左右,就渐渐追平了英特尔和三星的制程,其后率先突破7nm制程,最近几年在全球的芯片制造领域可谓是一骑绝尘。应该说在技术选择上台积电非常成功。另一方面台湾当局把芯片产业作为一个战略资源,在人才、资金、能力、资源各个方面整合起来,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不无关系。工研院院长的身份和1987年1亿美元的投资为台积电启航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在土地、供电、供水、人才培养等各种政策上,台湾当局也给予了巨大支持,新竹科学园区的大量的建设都是台湾当局完成,无偿提供给台积电使用。从最初起步到发展的过程中,台积电得到前所未有的资源支持,这是全球任何一家芯片制造企业都没有得到的。

相反看看大陆在半导体领域的重视程度,投入的资源和支持力度远不及台湾,所以今天在芯片领域的差距就不难理解了。当然对于大陆来说,经济发展远比一个只有2000多万人口的台湾地区复杂,在众多的领域也取得了巨大发展。不过芯片领域的差距是事实存在的,差就差在重视不够,投入不够,支持不够。

四、台积电追杀对手不遗余力

台积电在技术线路选择上是非常成功的,同时在商战上也采用极端的手段追杀对手,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

张忠谋是一个德州仪器的“叛将”,他深知一个优秀人才的流失,对于芯片这个小圈子来说的重要性。台积电从成立以来,一方面不断技术,争夺市场,别一方面对于对手的打击和追杀不遗余力,这个过程中,台湾当局也动用政策、司法等各种资源帮助台积电进行“追杀”,效果是明显的,这也为保证台积电成为芯片帝国起到了很大作用。

1997年张汝京同样从德州仪器退休,回台湾创办了芯片制造厂世大半导体,为了防止世大做大,形成对台积电的竞争压力,1999年台积电以高溢价的51亿美元将其收购。

张汝京为了再圆芯片梦,筹资创办中芯国际,经过考察决定在上海建厂,2000年建厂,2001年投产,2004年销售额达到9.75亿美元,在中国香港和美国两地挂牌上市,跻身全球第四大芯片制造商。面对中芯国际的发展,台积电是通过台湾当局利用一切资源,对其开展了全面追杀,台湾当局通过行政的力量,用各种借口对张汝京进行罚款,对他个人的罚款达数千万台币。2003年开始,台积电在美国加州联邦地方法院提交诉讼状,起诉中芯国际侵犯专利及窃取商业秘密,求偿10亿美元。最近在2005年达成庭外和解,中芯国际赔偿1.75亿美元。一年半之后,台积电又再次起诉中芯国际,其中包括台积电质量和可靠性项目经理的商业盗窃案,而台湾警方立即搜查,扣押了电脑,在电脑里发现了邮件和资料。这些导致2009年11月3日,美国加州法院判决中芯国际败诉。

在芯片企业中,商场之残酷远超其它产业,派卧底,做局并不鲜见,这次商业盗窃案,业内很多人就怀疑是做了局。而且仅凭一封邮件,就被判罚数亿美元的赔偿,中芯国际要向台积电支付8%的股权,外加2%的认股权,也就是结果是台积电成为了中芯国际的股东,可以影响中芯国际的发展。中芯国际成立的约10年时代,台积电一直通过司法、台湾当局的行政打压追杀张汝京。在听到最后的判决结果时,和律师通电话的张汝京痛哭流涕,他心灰意冷,宣布辞职,从此退出江湖。

司法上的判罚不同的人不同看法,但是从中芯国际成立前十年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台积电在追杀张汝京布局不谓不深,手段不谓不狠,最后是彻底击倒了张汝京。一个很快成为全球第四的芯片制造公司,就是因为所谓知识产权和员工邮件导致数亿美元、10%股权赔偿,这是前所未有的,台积电就是要通过多种力量将中芯国际置之自己的控制之下,用一切手段都是在所不惜的,这个过程台湾当局也是积极配合。

看看台积电的发展和对中芯国际的追杀,就可以看出来,台积电不仅在技术上非常强大的,发展的令人敬佩。在商战也是多种手段,毫不手软,布局超前,手段狠毒,效果显著。

五、大陆芯片自主、可控能不能靠台积电

大陆芯片必须做到自主可控,这是必须要完成的国家战略,不容讨论。要自主、可控的原因非常简单,一方面在关键的时候不能被卡脖子。最近几年科技战,芯片已经成为主要武器,多次打击了成长中的高科技企业。未来,芯片也必然会被作为战略物资,有针对性的卡我们的脖子。另一方面,做不到自主可控,在商业上也会长期被动,这在内存条行业表现最为明显,某些企业利用产业的控制力,进行炒作,内存条市场一直是大起大落,资本进行周期性市场炒作,这让制造企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要解决供应安全和供应的平稳,必须自主可控。自主可控只能寄希望大陆芯片企业崛起。只有自己的企业,通过不断发展,形成强大的能力,才能不看美国脸色,不怕美国制裁,依靠台积电永远解决不了卡脖子问题。中国大陆本土的芯片企业一天不发展起来,就一天面临随时卡住你的可能,只有我们自己的芯片企业发展起来,形成能力,让世界其它芯片生产企业成为配角,我们才能真正的安全。今天爱立信、诺基亚等企业也在中国大陆有企业,也开展业务,我们不怕,因为华为、中兴等企业已经主导了通信设备。芯片领域情况是我们被全面压制的情况下,不支持自己的芯片发展起来,任由台积电在大陆市场做大,这将会是重在战略失误。

六、控制住芯片制造将是大国博弈制高点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过程,有消息称美国不许可台积电将设备运往大陆,这意味了台积电在南京扩产28nm的打算只能流产了。

这更加体现在芯片制造领域的大国博弈,美国曾经是世界上芯片制造的大国,一度全球37%的芯片是由美国制造的,但是因为芯片制造耗费大量的电、水,污染也较严重,芯片制造资金投入巨大,回报并不高,因此美国企业逐渐放弃了芯片制造,资本也在芯片制造领域的投入不断减少,这导致芯片制造逐渐外移,给了台湾企业以机会。今天美国本土的芯片制造已经下降到12%,这对美国而言这是非常不安全的,美国下一步的芯片战略就是要把芯片生产的能力重新集中回美国。召开要建立芯片联盟,投入2500亿美元在芯片制造领域,逼迫台积电去美国建厂,总之就是要把芯片的生产制造领域集中到美国,对美国而言,无论是台积电还是三星,它一纸禁令就可以达到目的。

对中国大陆而言,也必须建立起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从芯片安全来看,这和美国的思路是一样的,只有在本土建立起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我们才能有自己的芯片安全,但是和美国不同的是,我们绝不可能依靠台积电,美国是有自己较为强大的芯片生产能力,而且可以让台积电听令于它,我们现在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还很薄弱,无法让台积电听令于自己,即使台积电也在中国大陆。可以说因为不听令于我们,台积电在台湾、美国还是中国大陆对于我们都是一样的,要卡脖子时,它就会扮演卡我们脖子的配合者。我们只能靠自己的企业。

对台积电而言,它是夹在两个大国夹缝之中,解决它在台湾面临水、电、人才的资源短缺,寻求更大发展机会,大陆是最好的选择,同时大陆又有较大的市场,而在大陆发展也会压制大陆新起的芯片制造企业。同时台积电并不愿意去美国建厂,因为这会大大提升建设和生产成本,降低效率,影响台积电的竞争力。但是台积电不可能不听令美国,去美国建厂得听,要卡中国企业的脖子也会听,台积电希望的情况是利用大陆资源让自己更加强大,压制住大陆芯片制造企业的成长。

无论是中美,还是台湾企业都有各自的利益,并在自己的利益基础上进行战略布局。但是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只能依靠自己才能真正强大,寄希望于不能听令自己的台湾企业,这是幼稚和无能。

南京台积电扩产不出意外,最后还是流产了,我们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一定会远超我们一般人的想象,当战略非常清楚,不缺乏市场,不缺乏资金,其实也不缺乏人才,有什么产业不能拿下?

未来的几年,我们会不断听到好消息,中国的产业,从来就是干出来的,这些从来不是什么科普党可以理解的,他们就是自己没有能力,才去做点科普。自己从没在一个强力对抗的产业,怎么能了解国家的大战略?​​​​

编 辑:王洪艳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ecteLecom.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携手构筑更安全的网络空间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中电通信网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ecteLecom.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中电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